夜 曲国展评委耗时四十年解读王羲之,总结出了学习书法的八条规律!狂草书家王友智

吴昌硕《汗漫悦心册》

张大千《杂画册》十二开(高清)
山水画大师笔下的梅花另有一种风骨!
翰墨经典 | 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——吴昌硕专辑

汗漫悦心册 1927年作 31×35cm×12

吴昌硕《汗漫悦心册》

整理编缉_《当代国画》

文章来源_网络

吴昌硕丁卯(1927年)一月中风,延至十一月初六日(公历11月29日)辞世。笔者就有关画册、资料见其是年画作不逾10件,其中两套册页最精,其一为浙江博物馆藏《花卉册》十二开,大多署“丁卯春”,又有“丁卯人日”(农历正月初七)、“丁卯雨水”(公历2月19日);其二为馆藏《山水花鸟册》十二开,署款有“丁卯秋”、“丁卯秋九月”、“丁卯秋杪”、“丁卯冬”等,封面为友人题:“汗漫悦心。缶丈自作画帧,装竟索题。丁卯冬十月,宗元。”故此册又名《汗漫悦心册》。以十月始冬计,此册当始于九月,成于十月,晚于浙博藏《花卉册》,为逝前一二月之绝笔,由“汗漫悦心”四字可知病重期间作此画之不易,得此画之心悦。缶老晚年有此经典,可心安也。

馆藏《山水花鸟册》十二开印入画册八开,均为墨笔,题材为花、鸟、松、石,皆墨笔。其中《幽兰》、《芍药》为率笔白描,在吴画中极为少见;《草石》与《双石》苍润兼济,一气呵成;《柳雀》、《松枝》潇洒灵动,构图奇巧;《墨鸥》、《墨鸟》为八大笔墨,一单足独立,一回首若睡,若画家自况。此既为“自作画帧”,诚为写心之作,格调亦甚高雅,联系题词来读,可窥缶老晚岁之心。《幽兰》题诗有“风露一茎赠,艳色美人面”,“明珠那足抱,高情动留恋”之句,是否缘自友人持花慰问而寄抱高情呢?苍石爱石,自喻为石,自称“石先生”,但此前少见单独画石,此《草石》、《双石》仿佛有自我写照之意,题句皆涉禅,前者题:“老夫画石类狂鬼,颠不下拜禅弥真”;后者题句有:“独抱秋心卧,谈禅不耐听”,也许是他在弥留之际希求一个“寂”字吧。《柳雀》题:“不行书案栖杨柳,鸟亦伤春怨别离”,已有人世不久之伤感。《松枝》题:“结交青枝枝”,可看做他一生交友的原则;又题:“画竟了无大师来,读之以为似复堂游戏之笔”,他是想起了李复堂,也盼古今大师与之共鸣吧。他暮年追怀八大,《墨鸟》题句:“鸟不知何名,八大山人时时写之“,略题诗有:“昨夜梦中驰铁马,竟冯(凭)画手夺天山”之句;《老树高峰》题:“烟笼老树如奇鬼,月照高峰似美人”,寓有自信之豪情。《山林秋色》写“吾乡南门正青黄”之意境,《临榆山景》忆当年“登临榆县城楼”之气象,皆怀恋家乡及山河大地之思。惜此四开山水因工作疏忽,未及印入画册,以馆刊补足,希谅。

余读吴画,以此册最为动心。画家既视为“自作”,又是绝笔,正可照见缶翁晚年之心理、心路、心思、心境,为艺术心理研究之绝妙例证。当他在弥留之际,摆脱了应酬、迎合之劳务时,照见的是他一颗真心,是艺术思想和艺术格调的升华。缶老晚年之绝响余音袅袅,启吾后学,味之无尽。

墨 鸥

草 石

双 石

柳 雀

幽 兰

群峰孤塔

芍 药

松 枝

墨 鸟

山林秋色

临榆山景

老树高峰

整理编缉_夕月慕画

责任编辑:夜 曲